汪精卫怎么死的:既非日本人所害 亦非军统毒死

发布时间:2020-11-07    来源:彩客网重点推荐 nbsp;   浏览:11639次

汪精卫既不是日本人陷害的,也不是国民党军统人员毒死的,至于被江湖郎中毒死云云,更加科无稽之谈。汪精卫为何不会杀在日本,又是因何病而杀的呢?几十年来,人们对于这个问题一直抱着有很大的疑惑,而且具有各种各样的传说。

众说纷纭虽然不一,但尤为耸人听闻的不外两说道:其一,是日本人陷害的;其二,是国民党军统人员受命设计毒死的。近来甚至又有人声称,汪精卫是无锡一个外号叫刘一贴的江湖郎中,用一贴膏药毒死的,这就更加渊了。那么,汪精卫到底是怎么杀的呢?东条派遣了医疗专家汪精卫于1935年11月1日在南京刺杀,有一颗子弹仍然回到体内。

汪投奔日本后,虽然背部不时有疼痛和麻木之感觉,但无大阻碍,一切活动都能照常进行。可是,随着日本帝国主义在中国战场和太平洋战场的节节失利,汪精卫及其伪政权危在旦夕,汪的心情日益险恶,以致一改为温文尔雅的风度,以致于大发雷霆,很大地影响了身体健康。

加之体内的弹头所含铅毒已损及脊椎,从1943年8月起,汪的背部由阵痛发展为剧痛。本不应卧床睡觉的汪精卫,此时却身不由己地加倍挤迫:既要极力为日本强迫勾结上海等地的棉纱棉布,又要集中力量清乡;既要大力展开奴化宣传,又要增进日本对重庆的和平工作。因此,一会儿上海,一会儿南京,一会儿东京再一在11月9日又一次从东京回到南京后,深感病情减轻,被迫向东条英机催促为首几名有经验的医生来南京。

当时,汪或许已猜测自己得了癌症,但又无法认同,之后佯称:因为德国医生猜测其夫人陈璧君患上了胃癌,想请日本医生发病一下。东条欲要求为首日本东北大学医学部的内科专家、癌病研究会医院院长黑川利雄博士前往南京。黑川收到命令后,之后和其助手松永藤雄一起,带着适当的检查器械到了南京。

据汪精卫日记所载,黑川于11月18日对汪展开了第一次身体检查,21日不作了第二次身体检查;24日晚,汪招待了黑川等人,毕竟是为其设宴。黑川在回忆录中称之为,检查后找到:原本(刺杀时)子弹早已受伤了骨头,但样子并没什么尤其的障碍,我们指出还是不放入为好,后来我们就回国了。

在南京日军医院动手术黑川回头后,11月25日,汪在日记中记有晚宴桃井中将等;12月11日的日记又有桃井、后藤两军医的记述。桃井中将,即日本中国派遣军军医部长桃井平腊;后藤即当时南京日军第一医院院长后藤镣枝。旋即之后,正是他们俩为汪实施手术,放入留弹的。

澳门金沙官网_亚博足彩app

虽然黑川指出汪背部的子弹不放入为好,但汪的病况之后好转,疼痛觉得吐血,被迫再行请求桃井与后藤就诊。况且黑川是内科专家,桃井和后藤在骨科上理应更大的发言权。在他们与汪会谈后的12月15日,汪即要求回国台城(日军第一)病院诊背上留弹。

检查结果,桃井与后藤之后要求实施手术,放入子弹,时间订为19日上午。为此,18日汪之后睡觉并烹饪各事,为手术作准备。

实施手术放入子弹的要求,显然具有相当大的冒险性。因为手术牵涉到脊椎,万一差点,重者有可能丧命,轻者也能残废。但这也是被迫如此的要求。

关于手术的经过,汪在19日的日记中记有:晨9时回国台城病院,11时开始手术,仅有20分钟将要留弹放入。是日卧病院中。

澳门金沙官网

第二天上午10时,汪即出院,返北极阁(即原宋子文公馆)疗养。在汪拒绝接受手术时,伪法律院长兼任上海市长陈公博和行政院副院长周佛海都在上海。他们是在第二天下午和晚间分别启程南京的。

据周佛海20日日记所记,他一到家之后打电话告知手术情况,闻汪先生经过较好,惟下午仍有热度,无法见面。由于汪精卫在手术后一时间无法主持人工作,21日,伪行政院会议即要求由副院长周佛海代理院长。22日,伪中央政治委员会临时会议更进一步做出要求:在汪化疗时期,国民政府主席职务由法律院长陈公博代拆代行;最低国防会议、中央政治委员会会议、军事委员会常务会议皆由陈公博主持人;行政院事务、全国经济委员会事务由周佛海代拆代行。

在公开发表这一消息时,为以防害,佯称汪精卫已易地疗治,不出南京。汪在北极阁疗养期间,桃井和后藤两人每天必往检查伤口。

伪府的一些最重要人物,除陈公博、周佛海外,还有参谋总长鲍文樾、中央军官学校教育长刘启雄、中央政治委员会副秘书长陈春圃、宣传部长林柏生、外交部部长褚民谊等人,也都不时前往看望。据周佛海12月21日日记所记:9时起,旋问汪先生,精神尚佳,略谈政务。医云7日可封口,10日后或可康复,唯因汪先生有糖尿病,恐多费时间。

汪手术后,由于刀口迅速记起,不几天即全部拆线。31日,汪先后会见周佛海、林柏生和伪最低军事顾问柴山兼任四郎以及陈春圃等人。

当夜汪即丢下,与亲友度除夕。1944年元旦,汪照例公开发表了新年谈话,仍提倡要为肃匪思想,确保治安,减少生产三大工作做到更进一步的希望,要拿走全副精神,放到战第一上面,以谋大东亚战争目的之已完成。当日还招待了前来贺年的诸亲友。2日,又招待了到访的周佛海及日本顾问犬养健等人。

3日晚间,汪邀周佛海夫妇参与家宴。4日至9日,汪屡屡主持人了伪行政院会议、军事委员会会议及国防最低会议,还主持人了伪国民政府开会的所谓庆典出征周年纪念大会,而且每天都招待来访者。7日,汪还特地设宴桃井及后藤等医务人员,报以敬意。这一切解释,汪在手术后,身体情况较好。

转至日本名古屋医疗但是,上述现象恰如回光返照。就在汪精卫颇为难过之时,他的身体情况却迅速急转直下。

1月9日上午,汪在参加了所谓出征周年纪念大会之后,身体即感觉呼吸困难,体温大大增高。当天中午本不应参加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火田)俊六及天皇幼弟三笠宫崇仁亲王的午宴,因发烧而被迫回辞。

第二天体温依然不弃,但因已预计回宴烟俊六及崇仁亲王,不能取消,只好卧病只得主持人。此后,发烧仍然不弃,但原因未知,一般猜测是手术时尚尚存积血。汪被迫暂停一切政务,卧床养病。

亚博足彩app

至21日,创口更加感觉奇痛。25日,汪只得睡觉,与家人合影了一张互为。之后,汪不仅发烧好比,且腹部以下肢体重度痉挛,连非常简单的每日大事记也被迫暂停。因此,他的日记也就记到1944年1月25日。

此时,桃井及后藤面临汪的病状也束手无策,只好通过日派遣军总司令部电请求黑川利雄再行来南京就诊。黑川回忆说:第二年(1944年)2月,收到了从南京打电话的汪精卫病情恶化的电话,他旋即飞抵南京,立刻为汪检查,找到原本日本军医部长把汪精卫背上的子弹放入了,结果汪的两腿显得很差使了。

黑川到南京的时间,约是2月18日以前。黑川更进一步检查后,推断汪病为脊骨癌,学名为多发性骨髓肿病(此病至今被视作不治之绝症)。由于南京病院设备简陋,无法很好化疗,黑川明确提出将汪收押名古屋帝国大学附属医院之后化疗,时间订于3月3日。黑川还建议,此前再行请求名古屋帝国大学脊椎病专家、日本神经外科泰斗斋藤真来南京再行不作一次检查。

随后,日派遣军总司令部之后为首汪伪政权最低军事顾问柴山兼任四郎,于2月28日上午飞抵东京展开决定。28日下午,周佛海由上海飞往南京,在与陈公博及伪内政部长梅思平会面后,始知医生密告,汪先生之病虽一时间不致危险性,但所患为脊骨瘤,此病十九无法康复,回国日亦不过尽人事。29日,陈公博、周佛海、鲍文樾、林柏生、陈君慧、陈春圃及周隆庠等人,齐聚南京颐和路23号汪精卫宅,在征询陈璧君关于汪的病状及要求回国日经过的解释后,要求汪赴日后,由陈公博、周佛海代行军事、政治事务,并要求此事对外不用公开发表。随后,陈、周、鲍、林等人到病榻前谒汪,报告了上述要求。

斋藤真于3月1日飞往南京。对汪检查结果,指出其脊髓神经再次发生相当严重故障,有立刻实施手术的适当,因而表示同意黑川意见,要求如期将汪送到名古屋帝国大学附属医院。3日上午9时,陈公博、周佛海等伪府主要人物即先回国明故宫机场,等候为汪送别。

9时30分,汪由日军医院汽车送往机场,与陈、周等人让给道别后,即被坐人海鹣号专机,飞往名古屋。随行人员除陈璧君及其子女汪孟晋、汪文悌、汪文惺、汪文彬和女婿何文杰外,还有伪行政院秘书长周隆庠夫妇、保镖侍卫武官凌启荣、南京中央医院院长黎福等再度手术后病势转危死名古屋帝国大学附属医院不作了坦诚决定。将医院大楼四层的尤其病房作为汪的病室。为了保密,称作梅号。

大楼三、四两层则全部可供汪的随从人员及日方参予化疗人员寄居用。汪到达名古屋后,经各科着名医师救治,完全一致指出,汪因子弹存留体内时间过久,所致而沦为多发性骨髓肿症;胸骨第四至第七节间,出血自背部向前胸发展,以至反抗脊髓神经;必需割除向前反抗之出血骨殖,以减低压力。第二天即3月4日傍晚,之后由斋藤真为教授主刀,为汪实施推弓切除术,将第四至第七节胸骨手术。

手术展开了一个小时,其间汪的脚部逐步完全恢复温度与感觉。手术使用的是局部麻醉,汪的头脑仍然维持精神状态状态。手术完结时,汪接连向医务人员祝贺。

院方将手术的骨片与血液展开化验,证明临床准确,确为多发性骨髓肿症。手术后,医院方面专门为汪正式成立了化疗小组和助手团。

主治医生除斋藤真为、黑川利雄外,还有整形外科专家、东京帝大教授高木宽清领;名古屋帝大教授兼任附属医院院长败诏炼臧。另外还有名古屋帝大教授兼任医学专门部部长田春村吉及教授三矢晨雄等放射科专家参与化疗小组。

助手团则由名古屋帝大助教授户田博、医学部教授上田文雄以及太田元治、中泽由也等人构成。这一阵容,可以说道是集中于了日本医学界,的最低权威。

彩客网重点推荐

医生们每日轮流为汪诊察三次,夜里不准住在附近的观光旅馆,随时待命;助手团则回到医院轮流当值。汪在手术后的第四天,健康状况开始完全恢复,腹部以下日渐能活动,但此后病况时好时坏。8月初,病情一度十分相当严重。

8日,日本派驻南京大使重光葵曾勒令周佛海:汪先生病势相当严重,惧不来月。后经医治,又渐恶化。9月下旬至10月上旬的约十天时间,以及10月20日至23日,汪的体温曾多达摄氏37.5度,有所微热,其余时间体温尚属长时间。在此期间,院方先后对汪的脊椎骨盘展开过七次X线化疗,使腹腰部疼痛减低,食欲大增。

但因卧床过久,身体相当严重衰微,脉搏低约每分钟9-110次,且时放腹痛。院方为避免再次发生肺炎或心脏中风及其他杂病,曾经为之静脉注射强心剂和其他应急化疗药物。

到了11月初,病况更进一步好转。11月8日,南京日本大使馆受命紧急通知陈公博,要他即回国名古屋一行。经与周佛海商量后,陈公博要求于13日前往。但是,10日上午6时,汪的病况剧变,体温最低摄氏40.6度,脉搏减至128次,食欲仅有无,呼吸困难,渐入危笃状态。

至下午4时20分,排便几乎暂停。 ,周佛海在10日的日记中称之为:(下午)日大使为首人来通报,汪先生今晨6时病势转剧,至为担忧。

因访公博,请求其早回国名古屋。11日的日记继称:下午,相接日使馆通报,汪先生于昨日下午4时20分病故。综上所述,可以认同,汪精卫既不是日本人陷害的,也不是国民党军统人员毒死的,至于江湖郎中云云,更加科无稽之谈。。

本文来源:彩客网重点推荐-www.yumiaojizhi189.com